基本面结构性反弹 大宗商品熊市趋势未改

2016-10-25 11:16:38 上海博易和化工有限公司 阅读

  由于连续数年下跌,相对于其他资产,大宗商品价格处于洼地。不过,新形势下大宗商品市场供需基本面逐渐转变为新的平衡。据生意社价格监测,10月12日,生意社大宗58价格涨跌榜中,环比上升的商品共29种,主要集中在钢铁板块(共7种)和能源板块(共6种),涨幅前的商品分别为柴油(2.05%)、动力煤(环渤海)(1.60%)、甲醇(1.40%)。环比下降的商品共13种,主要集中在有色(共3种)和农副(共4种),跌幅前3的商品分别为锌(-1.25%)、WTI原油(-1.09%)、铝(-0.98%),日均涨跌幅为0.22%。

  有市场分析认为,当前大宗商品市场基本面上仍是结构性反弹行情,主要在于经济复苏阶段不持续、不稳定,需求没有有效激发起来,很多品种,尤其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涉及的品种,阶段性供求失衡,导致价格大幅上涨,投机资金布局大宗商品作为资产配置,推动了价格走强。因此,大宗商品走势和2012年三季度至2013年一季度走势一样,只能定义为政策干预或刺激下的反弹,很难以此判断整体脱离“熊市”。

  价格趋稳并呈现上涨态势

  2016年以来,受全球负利率环境和避险升温的影响,大宗商品领域金融投资活跃,推动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一季度,大约有240亿美元的新钱流入矿产品相关基金。例如截止6月30日,全球最大的黄金ETF-SPDR持仓量增加至950.05吨,为2013年7月以来新高。巴克莱大宗商品研究部门负责人诺里什认为,2016年有一些较为正面的因素将影响大宗商品价格。

  2016年年初至今,全球大宗商品在三个季度的反弹中,低库存下补库只是一个辅助因素。过去18个月,大宗商品供应面发生了很多变化,尤其是石油和天然气。据生意社比价工具提供的数据显示,自2016年5月中旬开始,原油与铁矿石走势开始呈现背离。上半年,国际原油创下6年以来最佳半年度表现,布伦特原油于1月下探至27.81美元/桶以下。但随后布伦特原油进入强势反弹阶段,并在5月中旬后维持在50美元/桶附近。在6月初的时候,年内第一次触及到了50美元高位,截至6月30日,收报于50.65美元/桶,比年初上涨33.82%。

  自2016年5月中旬开始,铁矿石价格经历了一波下滑,在7月底8月初,铁矿石已经处于上升期。上半年,新加坡期货交易所(SGX)铁矿石期货(62%铁粉)从38美元/吨,大幅上涨至57美元/吨,涨幅50%。1~6月份,SGX基准铁矿石现货价格从43美元/吨上涨至54.2美元/吨,涨幅26.0%。

  业内人士表示,全球经济萎靡不振、需求乏力是大宗商品价格此前下行的重要原因,现在价格趋稳并呈现上涨的态势,表明需求开始有所稳定,尤其是中国经济的企稳。同时,大宗商品价格受生产成本约束,此前价格已经跌至底部区域,下跌空间不大。而且,最近一段时间全球实体经济缺乏亮点,资金涌入大宗商品市场,成为2016年大宗商品价格反弹的重要原因之一。

  价格反弹对我国产生不利影响

  在过去的五年中,大宗商品价格均出现第四季度大幅下跌。据彭博大宗商品指数显示,过去的两年中跌幅尤其大,2014年第四季度下跌16.8%,2015年达到24.8%。花旗银行认为,2016年上半年,全球铁矿等大宗商品价格反弹的支撑因素主要来自于中国钢厂原材料采购,预计四季度中国钢铁末端用户需求将进一步下滑。据此,巴克莱称,今年的情形将不同,亚洲经济增长势头增强以及大宗商品供应受限,应会支撑到年底这段时间的价格。

  事实上,2016年以来,美元持续走弱、美联储加息预期降低,刺激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需求。在过去半年时间里,原油、铁矿石、铜三者走势始终未能达成一致,但国庆长假后却步调一致开启上涨。如果说7、8、9三个月大宗商品市场的上涨只是局部带动全局的话,那么现在原油、铁矿石、铜三者的统一上涨,可以视作是整个大宗商品市场全面上涨。

  分析人士指出,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反弹,将对我国产生的有利影响:一是大宗商品价格整体上升,拉升社会总体通胀水平,加快社会消费和出口,对去产能、去库存作用积极。上半年,我国PPI同比降幅连续6个月出现收窄,环比从3月份开始降转升,并持续上涨。海关数据显示,我国6月份钢铁出口同比上涨23%,达到1094万吨,仅次于2015年9月份1125万吨历史最高纪录。二是有助于新能源及相关产业发展。在高油价背景下,作为替代能源的新能源产业,其开发设计、使用成本等比较优势将进一步显现,增强企业进军新能源产业的积极性。2016年上半年,新能源、新材料等新兴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1%,高于全部规模以上工业5个百分点。

  同时,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反弹,将对我国产生不利影响。一是不利于推动资源产品价格改革。在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形势下,实施资源产品价格改革,有可能加大物价通胀压力对CPI带来冲击,影响企业生产和居民生活水平,增加改革难度,加大改革风险。2016年上半年,全国CPI同比上涨2.1%,其中食品同比上涨6.2%。二是“僵尸企业”、过剩行业复产可能性加大。2016年年初以来,钢价大涨推动钢厂纷纷增产,一些停产但尚未关闭的“僵尸”钢厂开始恢复生产。据麦格理分析,2016年,中国关闭的钢铁产能中,已恢复生产能力超过4000万吨。

  泡沫会在四季度被挤出

  生意社总编、中国大宗商品发展研究中心核心专家刘心田指出,尽管此前曾预料到大宗商品“市场五力”(周期、爆发、传导、惯性、结构)或仍将持续作用于10月份市场,市场或先涨后跌,但国庆节后市场的涨势有些过猛、过速,超出了之前的预料。当前,市场的心态普遍性狂热,市场在不断增压、加压,从而使得涨势被不断放大,上涨的动力越来越大。此前,较为冷静的铜也加入到上涨行列,在这种情况下要警惕商品高价的泡沫的“反噬”影响,过快、过速市场上涨的弦就容易崩断,此波原油、铜、铁矿石的集体上涨或成为大宗商品市场本轮上涨的“最后的疯狂”。而一旦市场有降温迹象,上涨的冲动随时会转变为“下跌的疯狂”,三季度形成的泡沫会在四季度被挤出。因此,业内人士提出以下建议:

  一是加强对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监测。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受经济增长预期、汇率、地缘政治等多重因素影响,不排除波动加剧可能。中国资源商品对外依存度较高,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对经济影响较大,应该整合上海、郑州、大连商品期货交易所信息,建立国际大宗商品监测体系,强化价格跟踪预警。

  二是提高我国对国际大宗商品定价话语权。目前,全球大宗商品市场整体供给过剩,需求不足,市场呈现出由卖方市场向买方市场转移迹象。作为全球大宗商品最大消费国,中国应把握好有利时机,积极推动人民币成为国际大宗商品交易主要货币,加快建设国际大宗商品定价中心,提高中国大宗商品定价话语权。

  三是加快新能源及相关产业发展。充分利用油价上涨的有利时机,从财税、金融等多方面支持新能源产业加快发展。创新金融产品和服务,扩大绿色债券规模,发展绿色消费信贷,建立以投贷联动为核心的金融服务,引导社会资本进入新能源产业及相关产业。

  四是加大对“僵尸企业”、过剩行业的清退力度。整合财税、经信、环保、金融等部门资源,实施严格的“僵尸企业”、过剩行业名单制管理。加强相关企业生产经营情况监测、督查,加强信贷投放窗口指导,对名单范围内的企业,信贷资源只减不增,并逐步退出。

  尽管业内人士此前曾预料到10月份大宗商品市场价格或先涨后跌,但国庆节后市场的涨势有些过猛、过速,超出了之前的预料。此种情况下,要警惕商品高价的泡沫的“反噬”影响,过快、过速价格上涨的弦就容易崩断。

  (文章来源:中国工业报,作者:孟凡君)